欢迎来到常德芷兰实验学校官方网站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校概况 > 学校文化

时间都去哪儿了

发布时间:2014-12-22

  先给大家猜个谜语:世界上有一样东西既长又短,既快又慢,可以无限分割也可以无限延展,最容易被人忽视也最让人在失去以后痛悔不已。
  这是什么呢?对,是时间。
  这世界上所有的故事似乎都与时间有关:罗贯中的《三国演义》,普鲁斯特的《追忆似水年华》,马尔克斯的《百年孤独》……这世间所有美妙的词句都与时间有关: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;花褪残红青杏小,燕子飞时,绿水人家绕;流光容易把人抛,红了樱桃绿了芭蕉……
  这世界上所有的浮夸和炫耀,都会被时间染成怀旧的颜色:残破的古罗马斗兽场,黯淡了朱红的地坛,坍圮了一段段高墙的圆明园。当明天变成了今天,成为了昨天,我们会突然发现,时间总与沧桑相关。
  所以,2014年春晚的那首《时间都去哪了》,才让那么多人感慨不已:指缝太宽,时光太瘦,一辈子原来真的很短。
  时间都去哪了?朱自清问自己,是在洗手的时候,从水盆里过去了吗?是在吃饭的时候,从饭碗里过去了吗?是默默时,从凝然的双眼前过去了吗?是伸出手遮挽时,从遮挽着的手边过去了吗?是天黑时,躺在床上,伶伶俐俐地从身上跨过,从脚边飞去了吗?
  时间都去哪了?许多作业要做,许多知识已忘,许多书本与笔记还来不及去看去整理。
  时间都去哪了?我们本来想用零碎的时间去聊QQ,发微信,结果却往往让大块的时间支零破碎,时间就这样流失了。
  时间都去哪儿了,怎样才能做时间的主人,好好把握属于我们自己的时间呢?
  鲁迅先生说:哪有什么天才,我只是把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工作上。我觉得这句话透露着一层信息,就是鲁迅先生一定具备了利用喝咖啡这种碎片化时间的能力。
  现代时间管理学认为:不要奢望有整块的大量时间供你支配,你要学会利用碎片化时间完成大块的工作。一位名叫卡尔·华尔德的钢琴老师告诉他的学生要养成一有空就弹几分钟的习惯。比如在上学以前,或在午饭以后,或在工作疲劳的短暂休息时间。五分钟,十分钟地练习,把练习时间分散在一天里面。这样,弹钢琴就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了。他的学生长大后在大学教书,也搞一些创作。可是上课,看试卷,开会等事情把时间全占满了。他差不多有两年没有写什么东西,理由是没有时间。后来,他想起了钢琴老师对他讲的话。就照着他的话试验起来。只要有三五分钟的空闲时间,就坐下来写上几行。出乎意料,那个星期他竟写出了许多页的稿子。后来他用同样积少成多的方法,创作长篇小说。虽然教书工作一天比一天繁重,但是每天仍有一些可以利用的短暂的时间。回忆钢琴老师对他一生的影响,那就是充分利用一点一滴的闲暇时间。
  加拿大有一位著名的内科医生奥斯罗,这位博学的多领域专家,被人称为创造了生命的奇迹,他终身与书为伴,每天睡前一定要读15分钟的书。
  我们讲道理很喜欢用数字说话,尽管数字总显得有些枯燥,但算一算这样读书的账目,或许会使我们吓一跳,假如一个中等水平的读者,读一本一般性的书,每分钟能读300字,那么15分钟就能读4500字,一周能读3万多字,一个月13万多字,一年的阅读量可达160万字。奥斯罗的15分钟,经半个世纪从未间断,阅读了数量达一千多本的书籍。一个人如果一生中能好好经营这15分钟,该能够培养多么广泛的兴趣,涉猎多么丰富的学科知识?一生能够善待15分钟,何愁没有充电的数量和质量?
  时间就像流动的河,把未来流到现在,把现在流成过去;时间就像火,把平淡烧为沸水,把精彩燃成华章;时间就像歌,把过往变成回响,把一瞬变成永恒。若问时间都去哪儿了?我说时间哪儿都没去!时间就在我们的身边静静流淌,只要你愿意,哪怕撷取其中的一小朵,连缀起来也能织就一段锦绣。

(此文为杨洪波老师在第十七周升旗仪式上的讲话)